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學術?博士?學位?事業?

學術?博士?學位?事業?

  常常有人問我,你唸博士了嗎?什麼時候要去唸博士?未來有沒有計劃要唸博士?我想我的答案是有的,但我無法跟你們說具體的時間表,因為在我的生涯規劃裡,的確是需要拿個博士學位,有一半是好勝心,只因認為都拿了碩士,唸書的生涯裡把博士拿下就完成了所有的學歷,後來想想這應該是我的收集癖好吧。第二個原因是,未來從事的將是公共服務事業,如有博士學位,發言資格將會較有公信力,別問我為什麼這麼想,因為此時非革命的年代,而是一個較承平的時代,在承平的時代不是靠武力來取得公信力,而是靠學歷,在這一點上,我自認有些覺悟,雖然小弟本人很不喜歡這麼做,但這種無法改變的情況下,你想要從事公共服務的事業,不得不照辦,這樣的氛圍是很難去改變的一股強大力量。

  那麼再來談談唸博士後的學術過程,這時我得不想引用羅貫中於《三國演義》的開場白,「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學術的原始精神是崇尚多元化的思考、各種具邏輯化的可能與想像,但學術發展久了總想建立起某種統一的理論、統一的格式、統一的思考,但卻又在理論被挑戰成功後,解體成百家爭鳴的情況,特別是剛剛在看凱因斯理論挑戰古典經濟理論,而後石油危機,凱因斯理論又被挑戰成功。

  事實上,理論並不具有永久性,它也許只能解釋某特定時間裡的現象,至少看了那麼多的理論變遷後,我的感覺是如此。這麼比喻好了,我們都知道病菌用同一種藥久了之後會有抗藥性,就像使用抗生素一樣,用久了反而無法殺死病菌,而且反撲會更強,所以不可能只用一種解藥就想根治所有的病,用一種理論就想打遍天下無敵手。

  就像大家所知道的常識跟親身的經歷,病菌會有抗藥性,這些社會現象,這些社會問題,也同樣也會有抗藥性的存在,不可能一套理論或者一項解藥就想根除所有的發病來源。我們能做的就是讓體質產生抗體,而這抗體就是我們應該經常思考、反省,在面對類似且變種的新問題時,根據過去前人的思路模式與經驗,再提出新的解決之道,這樣的方式才能保持健康。

  我想上面的東西用達爾文的《進化論》來詮釋可能可以說明吧,社會問題會進化,當然解決問題的方式也需要進化,否則該社會只好被淘汰!

  我認為學術的精神應該在於,在學習理論的過程中,應側重當初提出理論的人他面對問題時的時代背景與所思考的過程,我們所該學習的應是這些東西,而不是將提出理論的人奉為神,所提出的理論奉為聖經,視教授理論的人為聖人,但現在的學術現象是以上三個都有,我不能否認我們應該尊師重道,但老師也是平常人,不需要以聖人看待之。

  上述的學術現象也是目前我對進入博士班就讀產生很大的疑慮原因,也難怪我準備的動力始終不足,但立志從事公共服務事業的我深知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就看我什麼時候就入這個無間道。

  我想未來還是會進入這個無間道,但我會力求保持清醒,就跟我當初選擇公共服務事業一樣。

註一:2009年02月12日是達爾文200週年誕辰。
註二:關於《進化論》,有人說進化論是達爾文抄襲華萊士的論文。
註三:本人保留某天《進化論》被推翻的可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美俄衛星相撞的延伸想像 | HOME | 我的主題歌0009:新年快樂>>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