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自由時報:無恨的土地之愛

  無恨的土地之愛

  今年,「原舞者」選擇的是鄒族高一生的故事以及鄒族的文化。

  高一生,一九○八年生於阿里山鄉的樂野部落,日本名為矢多一生;一九四五年,為適應新時代來臨,改漢名為「高一生」,本人富有文學、音樂與藝術的才華。高一生畢業於日據時期的台南師範學校,在部落裡擔任老師與警察的職務,國民政府來台後,擔任台南縣吳鳳鄉鄉長(今嘉義縣阿里山鄉),後竟被國民政府因細故以「叛亂」、「貪污」等罪名,在台北遭到槍決。

  在劇情進行中,我的思緒曾一時脫離表演現場,驚覺:這是否又是另一個「白色恐怖」的悲劇!這一位鄒族的先知者,對子弟提供良好的教育與鼓勵族人開墾新地,在國民政府來台後,也竭力治理部落,讓族人迎接新時代的來臨;更何況鄒族人數本已不多,他何又何能以「叛亂」顛覆國家政權?

  告別了滿是問號的思緒,我又重新回到表演的氣氛裡,從「原舞者」詮釋高一生的作品與鄒族的傳統歌謠中,感受到原住民對於親情、友情的重視:在高一生創作的「春之佐保姬」中,不難發現高一生與妻子高春芳之間,那種心靈的連結與對話;在「移民歌」及其他部族傳統歌曲中,也可以感受到對於族人深深的友情。

  另外,印象最深刻的是,除了親情與友情之外,原住民特別重視「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對於土地有種難以言喻的濃厚歸屬感,他們懂得對土地感恩、珍惜,且會因為保護土地而變得勇敢;即使死亡,魂魄也依戀著土地與家園不離。

  最令人感動的是,非但高一生的遺書、遺著只有綿綿思念,全無怨與恨;時光冉冉經過了半個世紀,對於彼時的種種,家人、族人也將仇恨昇華。

  也許,在這紛亂的社會裡,該放下眾多過去的仇恨,學習原住民對土地的那份濃郁情感。因為,唯有認同這塊土地,才能讓我們更勇敢,更無所懼,更願意大包容。

  (作者為中華大學行政學理學系碩士)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30/today-o6.ht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的主題歌0005:花の名 | HOME | 我的主題歌0004:ことば 【言語】>>

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非公開の場合はチェ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