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我的部落格

  雖然我現在接觸較多的是法政類的東西,我的生活圈又大部分都在這一塊,朋友大多的也是在這領域,但我仍想找回過去的我,那個在青春期時充滿文藝的少年,還有伴隨彼時的才情洋溢……

  除了較嚴肅的政治話語外,這部落格也將會有很多音樂、人文、藝術、哲學、運動的成分,但絕對不會添加防腐劑來保久,因為本部落格廠房所出產的文字或思想,一定是有機又自然的。

  我保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新朋友:Alan Hao Yang與孝廷

  今天很高興有機會認識了Alan Hao Yang與孝廷兩位。

  前幾天跟Carol聊聊時,知道了Alan,也找到了他的部落格,裡頭文章很豐富,特別是東南亞的部分,因為之前有段時間在研究東南亞國協,所以看到他的部落格,讓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也許未來可以跟他交換一些意見。Alan的部落格網址:http://imaginedgenealogies.blogspot.com/,另外我要表達的是,他的部落格分類真的很整齊,需要參考資料時真的很方便。

  會認識兩位真的很高興,也算是蠻奇妙的緣遇吧!可能要感謝卡蘿一下囉!也希望孝廷能順利達成願望。

PS:今天是Alan Hao Yang生日還讓他請,實在很不好意思。我記得12月12日是西安事變的日子,也是憲兵節,沒錯吧?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緊繃結婚

  今天是高中同學Qㄝ的大喜之日,據我知道,他大概是我們高中同學第二個結婚的吧,但也有可能不只第二個。不過,我想未來兩三年內,應該會陸陸續續聽到同學結婚的消息吧,要準備應付紅色炸彈。
  今天到的同學剛好一桌,Qㄝ只邀請少部分的人,我只是其中之一,Qㄝ的老婆是以前的銀行同事,在彰化銀行時候認識的,今天算是小型的同學會吧,能夠看看大家其實也不錯了,畢竟已畢業十多年了,能再聚都要珍惜的。
  喜宴結束後,與志銘搭宏仁的車回去,之後跟志銘去「星海之戀」喝茶聊天。我是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到了之後才發現這裡風景非常不錯,在蘆竹鄉山腳地區(大古山)的小丘陵地上,可以看到蘆竹鄉的景色,還有桃園機場,還有那熟悉的海……
  我們待到黃昏,因為志銘喜歡看黃昏景色,等到太陽垂落海平線時,他拍了很多相片,我也在旁看著一架一架的飛機起飛,往北飛,往西南飛,往地球任一的角落飛去……
五點半後,太陽進入了海平線以下的地方,我們也告別那回家去。

【生活】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法務部函送鄭文龍律師一案之看法

  陳水扁的辯護律師鄭文龍,日前因代陳前總統發表十點禁食聲明,而被法務部認為有違法嫌疑,因而函請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台北市律師公會查明,並且依法辦理。以下為法務部及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單位,就鄭文龍律師事件之相關新聞稿與聲明。
──────────────────────────────────────
民國97年11月24日:法務部關於陳前總統委任律師,連續為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行為之說明
壹、事實
一、陳前總統委任律師於97年11月13日與陳前總統會面後,替陳前總統發表禁食之十項聲明:「哀司法已死、悼民主的退步、甘為台灣人民坐牢、願為台灣國犧牲生命、反威權反共產反獨裁、要主權要自由要民主、顧台灣拚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起來吧撩落去、別放棄我們一定會成功」等語。
二、同年11月18日律師至台北縣立板橋醫院會見陳前總統後又對外表示:陳前總統有向他詢問夫人和家人的狀況,得知陳前總統母親被特偵組傳訊相當生氣,陳前總統認為偵訊陳前總統母親及岳母根本沒有道理,尤其陳前總統母親已經八十幾歲,也不過問世事,還要被偵訊,簡直是對他抄家滅族等語。
貳、有關律師言行合法妥適性之說明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4條規定之立法目的係維護犯罪嫌疑人或羈押被告之辯護權,使其與辯護人之間有充分且自由之溝通機會與管道,而得以對「該案」為有效之辯護防禦。惟辯護人之接見相關作為,仍不得違背職務倫理或逾越訴訟上辯護防禦之合理範圍。倘辯護人接見被告,除為準備該案防禦之目的外,尚透過媒體或社會大眾傳遞與該案有關或無關之訊息,即可能製造事端或干擾司法程序之公正進行,為法所不容,自應禁止。
二、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05條第3項規定,係為防止被告藉與外人接見、通信、受授物件之機會,致發生脫逃或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證共犯或證人之情事,而加以禁止或限制。是以,被告一旦經法院裁定羈押並命禁止接見通信者,除人身自由受拘束外,其接收外界訊息及對外發表言論等自由亦受限制。如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可透過律師不斷對外釋放訊息,則與羈押禁見之目的相違,更視法院之裁定為無物。
三、再者,律師乃具有高度專業之職務,且與法官、檢察官並列為法曹,故其執行職務,自應遵守專業倫理規範,符合《律師法》第1、2條規定之使命與要求。依《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規定「律師未得主管機關許可,不得為受羈押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揆諸立法本意在於避免發生戒護管理之問題或勾串之後果,故除了「物品」之外,實亦有限制藉物品之傳送而傳遞訊息。亦即,律師受當事人委任,係為提供法律服務,行使訴訟防禦權,而非扮演當事人之傳聲筒或訊息傳布者之角色。對於一般未受禁見之在押嫌疑人尚且禁止之,對於受羈押禁見之被告,更不得為之,自不待言。此外,《律師法》及《律師倫理規範》尚要求律師:「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 、「維護信譽、遵守律師倫理規範」 、「謹言慎行,端正社會風氣,作為社會之表率」 、「體認律師職務為公共職務,於執行職務時,應兼顧當事人合法權益及公共利益」 、「應協助法院維持司法尊嚴及實現司法正義,並與司法機關共負法治責任」 、「律師不得惡意詆譭司法人員或司法機關」 等。而陳前總統之委任律師多次於接見被告後,公然將與受羈押禁見被告之談話對媒體披露,其內容或帶有政治性或對司法多所詆譭,不無誤導民眾、混淆視聽,斲傷司法形象,並引發群眾集結看守所致需動用大批警力維安,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凡此均與《律師倫理規範》所要求執行職務時負有維護司法尊嚴及公共利益之社會責任相悖。
四、參酌美國律師專業行為準則第3.6條(a)項規定:「正在參與或者曾經參加關於某事件之調查或訴訟的律師,如果知道或者合理地應當知道其所作的司法程序外言論會被公共媒體傳播,並對裁判程序產生嚴重偏頗(損害)之重大可能,則不得發表此種程序外言論。」顯見辯護人於法庭外所公開發表之言論,對於司法程序如有造成重大損害之虞時,其言論自由權利應被限縮。
五、律師在民主與法治建設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除了應盡力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外,還負有維護司法尊嚴及公共利益之社會責任。其執行職務及言論行止,自應合法妥適,秉持自律與自制之精神知「有所為」與「有所不為」,並符合律師專業倫理規範之要求。
六、律師法第40條規定:「律師應付懲戒者,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或地方法院檢察署依職權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第一項)律師公會對於應付懲戒之律師,得經會員大會或理事、監事聯席會議之決議,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第二項)」本件陳前總統委任律師連續為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行為,究否已違律師倫理規範,不無疑義,因此,本部業已蒐集近來媒體報導相關資料,於97年11月24日分別函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臺北律師公會查明依法辦理見復在案。
法務部: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142009&ctNode=79&mp=001
──────────────────────────────────────
民國97年11月27日: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共同聲明
  根據近日媒體報導,由於陳前總統的辯護律師在至看守所接見在押禁見之陳前總統後,代為發表十點禁食聲明,另外,同樣在押禁見的嘉義縣長陳明文也透過辯護律師公布遺書,引起法務部關注,特別指示檢察司研究律師的言論有無違反相關法令。
  基於辯護人乃是刑事被告面對強大國家機器追訴時僅能仰之唯一武器,辯護制度的有效、健全運作,乃是公平審判的前提,因此聯合國第八屆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通過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16條規定,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或不適當之干涉,不會由於其按照公認之專業職責、準則和道規範所採取的任何行動而受到或者被威脅會受到起訴、經濟或其他制裁。上述原則第20條規定,律師就其於書面或口頭辯護時所發表之有關言論,或因履行職務而於法院、法庭或其他行政當局面前所發表之有關言論,應享有民事和刑事豁免權。以上規定已明確宣示,唯有辯護律師不因其辯護活動觸怒當權者而遭到法律或非法律形式之報復,辯護律師始能免於恐懼,進而正常履行職責。準此,作為全國律師之主管機關,而所轄檢察官與刑事被告及辯護律師常處於對抗狀態,法務部就陳前總統及陳明文縣長之辯護律師之言論所發表之任何評論,均會對上述個案得辯護空間乃至整個辯護制度的長遠發展,造成深遠影響,不可不慎。尤其,檢、警、調人員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向媒體披露應秘密之案件資訊,早為國人詬病,而在陳前總統的案件中,上至部長,下至相關承辦人員,就有無違反偵查不公開,均承受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迄今卻未見有何足以釋疑之說明,媒體照舊日日以幾乎同步轉播之方式,鉅細靡遺報導相關當事人之偵訊內容。兩相對照,法務部面對外界的質疑可以不動如山,對陳前總統之辯護律師代其發表絕食聲明,卻迅速關注有無違法,更難免不令人揣想此中究竟有無恐嚇之意。事關辯護制度之根本,也涉及言論自由乃至民主法治之健全發展,攸關公益,我們不得不指出:
  第一,就辯護律師在法庭外對媒體所為之公開言論,現行律師法及律師倫理規範並沒有明確規範。參考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ABA Model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第3.6條之規定,若此等言論內容涉及案情而有嚴重損及日後審判公正性之重大可能,固然不應發表,但即使存有此種疑慮,若他人的最近公開言論或報導可能嚴重損害當事人公平受審等權利,則辯護律師為保護當事人之權利所需,仍可反制性地公開發表此等言論。準此,辯護律師在法庭外對媒體所為涉及案情之公開言論,理論上固非毫無限制,但為了確保被告公平受審之權利,限制中仍有例外。以我國而言,在個案檢、警、調人員本身已視偵查不公開如無物時,得否再以偵查不公開為由,限制辯護律師為澄清視聽而對外公開發表言論,即值省思。尤其,偵查由於其密行性質,相較於公開進行之審判,更易滋生濫權之弊端(刑求等不正方法訊問,乃是其中典型)。若個案中確有濫權違法發生,辯護律師經由披露引發公眾關注,更不能不說是公益所需。
  第二,從上述美國律師協會的規定可知,辯護律師法庭外言論的尺度,本質上乃是應交由律師倫理規範的事項,其違反與否,也應由律師自治組織即律師公會作首次判斷。其所以如此,乃因辯護制度先天上與國家權力處於對抗,自不宜由國家決定辯護律師言論尺度之故。因此,法務部若確實有意藉陳前總統之案件釐清此一規範狀態不明之問題,宜在尊重律師自治之大前提下,公開徵詢律師公會之意見,若有任何具體結論,也應交由律師公會訂入律師倫理規範。在此之前,法務部不宜對個案辯護律師之言論做任何評論,以免被解讀為對個案辯護律師之威脅或恐嚇。
  第三,法務部應謹記刮別人的鬍子之前,應先將自己的鬍子刮乾淨。因此,在其要求辯護律師的同時,應建立落實檢、警、調偵查不公開的有效機制。目前下至個案承辦檢察官及機關發言人,上至部長,人人對媒體幾乎口無遮攔的現象應盡快改正。法務部應參考美國法制,訂定一套發言準則,明確規定所屬人員對媒體發言時可得披露及絕對不可披露之事項(例如,被告及證人的陳述內容),並嚴格禁止記者出入檢察官辦公室。在這方面,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8(f)規定,公訴人不得進行具有使公眾強化對被告的譴責之重大可能的程序外評論,且應合理注意防止在案件中幫助公訴人或與公訴人合作之人員發表此等言論,可資參考。
台北律師公會:http://www.tba.org.tw/index/hotnews_detail.asp?num=551&news_type=重要訊息
──────────────────────────────────────
民國97年12月05日:法務部對於台北律師公會對律師鄭文龍為禁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之行為議決不為任何處置且不付懲戒,深表遺憾
一、言論自由為憲法保障之人民基本權利,本部對於被告有關對司法案件之評述與言論,向來尊重,惟對受羈押禁止接見及通訊之被告,除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外,其對外表述之言論自由,亦受到限制,與一般受羈押未被禁見之被告不同。故羈押禁見之被告本人既不得對外接收或傳遞訊息,則其委任之辯護人更無權利代為對外公開傳遞訊息。本件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有權代陳前總統發表聲明,尚不致使社會大眾誤信為係鄭律師之陳述,顯對刑事訴訟法有關羈押禁見之本旨,有所誤會。
二、羈押禁見之被告,其訴訟上之辯護權益仍受充分保障,故羈押禁見之被告所委任之辯護人固不在禁止接見之列,惟辯護人於接見羈押禁見之被告後,倘對外發表言論,仍應受上開禁止接見及通訊原則之限制。如被告得透過辯護人不斷對外界釋放訊息,或辯護人於接見禁見被告後,可以對媒體公開轉述與被告之談話內容,則將完全破壞羈押禁見制度。本件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基於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規定,可以代羈押禁見之陳前總統對外公開轉述陳前總統之聲明,亦有誤會。
三、本部檢察司97年11月24日法檢司字第0970804515號函送鄭律師有無違反律師倫理規範乙案,係以鄭律師於同年11月13日、18日與陳前總統會面後,替陳前總統發表禁食之十項聲明及有關抄家滅族之聲明,鄭律師可能違反律師法第1條、第2條及律師倫理規範第6條、第7條、第20條及第24條等規定,並非以鄭律師代陳前總統提起抗告為標的,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代陳前總統提起抗告之言論,係為維護當事人之利益,提出對偵查、羈押程序不當之質疑,屬於律師職責之正當行使云云,尤有錯誤。
法務部: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143492&ctNode=79&mp=001
──────────────────────────────────────
正當法律程序:檢察→起訴→法院審判一/二/三審;偵察不公開、無罪推定原則

  本文不著重前總統陳水扁之行為,況且我的消息來源都來自媒體,我知道的東西一定比檢察官甚至媒體少,我只針對所看到不合理的現象進行評論。
  鄭文龍律師一案,經過上面法務部、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單位之聲明,個人認為法務部較理虧一些,該案件的背景在於檢調單位在進入司法程序後,對於偵察中的機密事項,不斷地向媒體拋出,我們可以看見除了特偵組發言人發言之外,也可以看到其他檢察官、部長及其他相關人員向媒體的發言,以致於政論節目、名嘴、政治人物都在聲討,甚至連主播報導完一則新聞時都會加入一點評論。
  我不懂這樣是偵察不公開嗎?當整個輿論一面倒時,真的有無罪推定原則嗎?比較像是未審先判!這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應該有的態樣。
  以上是該案件的背景,被告訴人被反制這樣的情況,乃委任律師發表言論自衛,於是鄭文龍律師代前總統陳水扁發表其聲明,被法務部依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函送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台北律師公會,有論者認為這是企圖對被告律師進行的白色恐怖,我不願意這樣去思考,但我會認為是揣摩上意的法務部官員企圖使被告律師身陷囹圄,致使無法再幫被告辯護。
  再者,法務部以《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函送似有斷章取義之嫌,法務部公開聲明鄭文龍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法律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還有後文,全條文為「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與承辦案件有關之書狀,不在此限。」可以很明顯發現,如果鄭文龍是帶著陳水扁關於案件的聲明狀是不受《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的限制的。
  如果前總統陳水扁被認為有罪而提起公訴,該怎麼判就怎麼判,該怎麼追繳不法所得,司法可依照公權力行使,但對於在司法程序中的被告,應完整地保護其的權益,而不是預設立場並試圖導向其預設結果,這樣是違反人權的精神,也會漸漸摧毀民主的堡壘,降低法治的公信力。


參考法規條文:

《律師法》第1條
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
律師應基於前項使命,本於自律自治之精神,誠實執行職務,維護社會秩序及改善法律制度。

《律師法》第2條
律師應砥礪品、維護信譽、遵守律師倫理規範、精研法令及法律事務。

《律師法》第27條
律師在法庭或偵查中執行職務時,應遵守法庭或偵查之秩序。
律師在法庭或偵查中依法執行之職務,應予尊重。

《律師法》第39條
律師有左列情事之一者,應付懲戒:
一、有違反第二十條第三項、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七條之行為者。
二、有犯罪之行為,經判刑確定者。但因過失犯罪者,不在此限。
三、有違背律師倫理規範或律師公會章程之行為,情節重大者。

《律師法》第40條
律師應付懲戒者,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或地方法院檢察署依職權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其因辦理第二十條第二項事務應付懲戒者,由各該主管機關逕行送請處理。
律師公會對於應付懲戒之律師,得經會員大會或理事、監事聯席會議之決議,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律師法》第42條
被懲戒律師、移送懲戒之檢察署、主管機關或律師公會,對於律師懲戒委員會之決議,有不服者,得向律師懲戒覆審委員會請求覆審。

《律師法》第44條
懲戒處分如左:
一、警告。
二、申誡。
三、停止執行職務二年以下。
四、除名。

《律師倫理規範》第六條
律師應謹言慎行,端正社會風氣,作為社會之表率。

《律師倫理規範》第七條
律師應體認律師職務為公共職務,於執行職務時,應兼顧當事人合法權益及公共利益。

《律師倫理規範》第二十條 
律師應協助法院維持司法尊嚴及實現司法正義,並與司法機關共負法治責任。

《律師倫理規範》第二十四條
律師不得惡意詆譭司法人員或司法機關;對於司法人員貪污有據者,應予舉發。

《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
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與承辦案件有關之書狀,不在此限。

《刑事訴訟法》第34條
辯護人得接見犯罪嫌疑人及羈押之被告,並互通書信。但有事實足認其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得限制之。

《刑事訴訟法》第105條
管束羈押之被告,應以維持羈押之目的及押所之秩序所必要者為限。
被告得自備飲食及日用必需物品,並與外人接見、通信、受授書籍及其他物件。但押所得監視或檢閱之。
法院認被告為前項之接見、通信及受授物件有足致其脫逃或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得依檢察官之聲請或依職權命禁止或扣押之。但檢察官或押所遇有急迫情形時,得先為必要之處分,並應即時陳報法院核准。
依前項所為之禁止或扣押,其對象、範圍及期間等,偵查中由檢察官;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指定並指揮看守所為之。但不得限制被告正當防禦之權利。
被告非有事實足認為有暴行或逃亡、自殺之虞者,不得束縛其身體。束縛身體之處分,以有急迫情形者為限,由押所長官行之,並應即時陳報法院核准。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偵查不公開原則)
偵查,不公開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辯護人,得於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訊問該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並得陳述意見。但有事實足認其在場有妨害國家機密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或妨害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得限制或禁止之。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或其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公開揭露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
偵查中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應將訊問之日、時及處所通知辯護人。
但情形急迫者,不在此限。

《中華民國刑法》第132條:(洩密罪)
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第316條:(洩漏業務上知悉他人秘密罪)
醫師、藥師、藥商、助產士、心理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或曾任此等職務之人,無故洩漏因業務知悉或持有之他人秘密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萬元以下罰金。

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6條(a)
(a) A lawyer who is participating or has participated in the investigation or litigation of a matter shall not make an extrajudicial statement that the lawyer knows or reasonably should know will be disseminated by means of public communication and will have a substantial likelihood of materially prejudicing an adjudicative proceeding in the matter.
正在參與或者曾經參加關於某事件之調查或訴訟的律師,如果知道或者合理地應當知道其所作的司法程序外言論會被公共媒體傳播,並對裁判程序產生嚴重偏頗(損害)之重大可能,則不得發表此種程序外言論。

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8(f)
(f) except for statements that are necessary to inform the public of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the prosecutor's action and that serve a legitimate law enforcement purpose, refrain from making extrajudicial comments that have a substantial likelihood of heightening public condemnation of the accused and exercise reasonable care to prevent investigators, law enforcement personnel, employees or other persons assisting or associated with the prosecutor in a criminal case from making an extrajudicial statement that the prosecutor would be prohibited from making under Rule 3.6 or this Rule.
公訴人不得進行具有使公眾強化對被告的譴責之重大可能的程序外評論,且應合理注意防止在案件中幫助公訴人或與公訴人合作之人員發表此等言論,可資參考。

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8條
All arrested, detained or imprisoned persons shall be provided with adequate opportunities, time and facilities to be visited by and to communicate and consult with a lawyer, without delay, interception or censorship and in full confidentiality. Such consultations may be within sight, but not within the hearing, of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所有遭逮捕、居留或監禁的人,應有充分機會、時間和便利條件,毫無遲延地,在不被竊聽、不經檢查和完全保密的情況下接受律師來訪和與律師聯繫協商。這種協商可在執法人員能看見但聽不見的範圍內進行。

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16條
(a)項
Governments shall ensure that lawyers (a) are able to perform all of their professional functions without intimidation, hindrance, harassment or improper interference;
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和不適當的干涉。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的主題歌0005:花の名

花の名

作詞:藤原基央 作曲:藤原基央
編曲:BUMP OF CHICKEN 原唱:BUMP OF CHICKEN
出處:BUMP OF CHICKEN《花の名》單曲專輯
年份:2007年10月24日出版
翻譯:sheep大家一起學習日語 (Msn:rainingsheep@hotmail.com QQ:176561387)
◎ 【ALWAYS 続・三丁目の夕日】(永遠的三丁目夕陽2)片尾曲(2007)
Cover:BUMP OF CHICKEN-花の名

簡単(かんたん)な事(こと)なのに どうして言(い)えないんだろう【雖然是簡單的事情 為何說不出口】
言(い)えない事(こと)なのに どうして伝(つた)わるんだろう【說不出口的事 如何才能傳達呢】
一緒(いっしょ)に見(み)た空(そら)を忘(わす)れても【即使忘記了 一起看過的天空】
一緒(いっしょ)にいた事(こと)は忘(わす)れない【也不會忘記 曾經在一起的過往】

あなたが花(はな)なら 沢山(たくさん)のそれらと【如果你是一朵花 和許許多多的花朵相比】
変(か)わりないのかも知(し)れない【也許不會有什么不同】
そこからひとつを 選(えら)んだ【從那些花朵之中 選擇了一朵的我】
僕(ぼく)だけに 歌(うた)える唄(うた)がある【對我而言 有一首 只有我可以唱的歌】
あなただけに 聴(き)こえる唄(うた)がある【有一首 只有你可以聽見的歌】

僕(ぼく)がここに在(あ)る事(こと)は あなたの在(あ)った証拠(しょうこ)で【我在這裡的事 是你曾經在過的證明】
僕(ぼく)がここに置(お)く唄(うた)は あなたと置(お)いた証拠(しょうこ)で【我在這裡留下的歌 是和你一起在過的證明】

生(い)きる力(ちから)を借(か)りたから【因為你借給我活著的力量】
生(い)きている內(うち)に返(かえ)さなきゃ【所以趁我活著的時候 一定要將這力量還給你】

涙(なみだ)や笑顔(えがお)を 忘(わす)れた時(とき)だけ【在忘記了眼淚和笑容的時候】
思(おも)い出(だ)して下(くだ)さい【請回憶起來吧】
同(おな)じ苦(くる)しみに 迷(まよ)った【因為同樣的痛苦而迷失的你】
あなただけに 歌(うた)える唄(うた)がある【有一首 只有你可以唱的歌】
僕(ぼく)だけに 聴(き)こえる唄(うた)がある【有一首 只有我可以聽見的歌】

皆(みんな) 會(あ)いたい人(ひと)がいる【每個人 都有思念的人】
皆(みんな) 待(ま)っている人(ひと)がいる 【每個人 都有等待的人】
會(あ)いたい人(ひと)がいるのなら それを待(ま)っている人(ひと)がいる【如果有思念的人 就會有為此而等待的人】
いつでも【無論何時】

あなたが花(はな)なら 沢山(たくさん)のそれらと【如果你是一朵花 和許許多多的花朵相比】
変(か)わりないのかも知(し)れない【也許不會有什么不同】
そこからひとつを 選(えら)んだ【從那些花朵之中 選擇了一朵的我】
僕(ぼく)だけに あなただけに【對我而言 對你而言】
いつか 涙(なみだ)や笑顔(えがお)を 忘(わす)れた時(とき)だけ【何時 忘了眼淚和笑容的時候】
思(おも)い出(だ)して下(くだ)さい【請回憶起來吧】
迷(まよ)わずひとつを 選(えら)んだ【毫不猶豫地 選擇了其中一朵的你】
あなただけに 歌(うた)える唄(うた)がある【有一首 只有你可以唱的歌】
僕(ぼく)だけに 聴(き)こえる唄(うた)がある【有一首 只有我可以聽見的歌】
僕(ぼく)だけを 待(ま)っている人(ひと)がいる【有一個 只為我而等待的人】
あなただけに 會(あ)いたい人(ひと)がいる【有一個 只為你而思念的人】
--------------------
昨天,看完了【ALWAYS 続・三丁目の夕日】(永遠的三丁目夕陽2)
由於第一部關係,對於第二部也是很期待,
就在昨天將它觀賞完畢。
這首歌,是該電影的片尾曲,
很像是在描述劇中的小說家(茶川竜之介)與舞孃(石崎ヒロミ)的情感,
最後,搭配劇中人物在望著夕陽所讚嘆的言語,
配上這首慢歌的旋律,心裡頭感覺暖暖的。
〈BUMP OF CHICKEN〉這團體我並不熟,
只是覺得〈花の名〉這首歌蠻好聽的,
很符合這部電影的味道。
--------------------
BUMP OF CHICKEN -花の名


BUMP OF CHICKEN -花の名(KTV版本)


我的主題歌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