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自由時報:無恨的土地之愛

  無恨的土地之愛

  今年,「原舞者」選擇的是鄒族高一生的故事以及鄒族的文化。

  高一生,一九○八年生於阿里山鄉的樂野部落,日本名為矢多一生;一九四五年,為適應新時代來臨,改漢名為「高一生」,本人富有文學、音樂與藝術的才華。高一生畢業於日據時期的台南師範學校,在部落裡擔任老師與警察的職務,國民政府來台後,擔任台南縣吳鳳鄉鄉長(今嘉義縣阿里山鄉),後竟被國民政府因細故以「叛亂」、「貪污」等罪名,在台北遭到槍決。

  在劇情進行中,我的思緒曾一時脫離表演現場,驚覺:這是否又是另一個「白色恐怖」的悲劇!這一位鄒族的先知者,對子弟提供良好的教育與鼓勵族人開墾新地,在國民政府來台後,也竭力治理部落,讓族人迎接新時代的來臨;更何況鄒族人數本已不多,他何又何能以「叛亂」顛覆國家政權?

  告別了滿是問號的思緒,我又重新回到表演的氣氛裡,從「原舞者」詮釋高一生的作品與鄒族的傳統歌謠中,感受到原住民對於親情、友情的重視:在高一生創作的「春之佐保姬」中,不難發現高一生與妻子高春芳之間,那種心靈的連結與對話;在「移民歌」及其他部族傳統歌曲中,也可以感受到對於族人深深的友情。

  另外,印象最深刻的是,除了親情與友情之外,原住民特別重視「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對於土地有種難以言喻的濃厚歸屬感,他們懂得對土地感恩、珍惜,且會因為保護土地而變得勇敢;即使死亡,魂魄也依戀著土地與家園不離。

  最令人感動的是,非但高一生的遺書、遺著只有綿綿思念,全無怨與恨;時光冉冉經過了半個世紀,對於彼時的種種,家人、族人也將仇恨昇華。

  也許,在這紛亂的社會裡,該放下眾多過去的仇恨,學習原住民對土地的那份濃郁情感。因為,唯有認同這塊土地,才能讓我們更勇敢,更無所懼,更願意大包容。

  (作者為中華大學行政學理學系碩士)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30/today-o6.ht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的主題歌0004:ことば 【言語】

ことば 【言語】

作詞:徳永英明 作曲:徳永英明
編曲:坂本昌之 原唱:徳永英明
出處:永英明《愛が哀しいから》單曲專輯(Universal Japan唱片)
年份:2008年07月16日出版
翻譯:琉璃印月(QQ:88294331)

COVER:愛が哀しいから

心から愛していたあなたのことを 【我真心深愛過的你】
Kokoro kara aishite ita anata no koto wo
今は會えなくなったけど 【雖然現在已經無法相見了】
Ima wa aenaku natta kedo
あなたとの記憶だけは時が経っても 【但唯有與你共同的回憶 無論何時】
Anata tono kioku dake wa toki ga tattemo
やさしい気持ちで語れるの 【總能讓我飽含深情地談論起】
Yasashii kimochi de katareru no

遠ざかるあなたの 【漸漸遠去的 你的足音】
Toozakaru anata no
足音を今でも 【如今在我的夢裡】
Ashioto wo ima demo
追いかける夢を見るよ 【成為我不斷追逐的幻影】
Oikakeru yume wo miru yo
たあいのない言葉を口にしてしまって 【總是輕易地說些孩子氣的話】
Taai no nai kotoba wo kuchi ni shite shimatte
ごめんねと言えなかった 【卻不肯說一句對不起】
Gomen ne to ienakatta

言葉って本當は 【言語存在的意義】
Kotoba tte hontou wa
仲良くなるためにあるはずなのにね 【本是為了讓人與人更加親密】
Nakayoku naru tameni aru hazu nanoni ne
素直になれなくて 【然而我 卻不會坦率地表達內心】
Sunao ni narenakute
涙をずっと堪えながら背を向けていた 【唯有強忍著淚水 轉身背離】
Namida wo zutto kotae nagara se wo mukete ita

あの日のことを私は 【將那一天的記憶】
Ano hi no koto wo watashi wa
力に変えて今日も 【化作動力 如今的我】
Chikara ni kaete kyou mo
この街を歩いてるよ 【依然行走在這條街道】
Kono machi wo aruiteru yo
もう一度あなたに巡り會えたなら 【倘若 能再一次遇見你】
Mou ichido anata ni meguriaeta nara
本當の私でいたい 【願我能做真實的自己】
Hontou no watashi de itai

言葉ってどんな日も 【言語的珍貴在於 不管何時】
Kotoba tte donna hi mo
心を一つにしてくれる大事なものだよ 【都能讓心靈融為一體】
Kokoro wo hitotsu ni shite kureru daiji na mono dayo
やさしさを忘れずに 【我多想帶著溫柔】
Yasashisa wo wasurezuni
あなたに語りかけていたい どんなときも 【對你說話 無論何時】
Anata ni katarikakete itai donna toki mo

夕闇が迫った公園のどこかに 【在暮色漸濃的 公園某處】
Yuuyami ga sematta kouen no dokoka ni
あの日の私がいるよ 【依舊是那一天的我】
Ano hi no watashi ga iru yo
たあいのない言葉を口にしてしまって 【總是輕易地說些孩子氣的話】
Taai no nai kotoba wo kuchi ni shite shimatte
ごめんねと言えなかった 【卻不肯說一句對不起】
Gomen ne to ienakatta

言葉って本當は 【言語存在的意義】
Kotoba tte hontou wa
仲良くなるためにあるはずなのにね 【本是為了讓人與人更加親密】
Nakayoku naru tameni aru hazu nanoni ne
素直になれなくて 【然而我 卻不會坦率地表達內心】
Sunao ni narenakute
涙をずっと堪えながら背を向けていた 【唯有強忍著淚水 轉身背離】
Namida wo zutto kotae nagara se wo mukete ita

言葉ってどんな日も 【言語的珍貴在于 不管何時】
Kotoba tte donna hi mo
心を一つにしてくれる大事なものだよ 【都能讓心靈融為一體】
Kokoro wo hitotsu ni shite kureru daiji na mono dayo
やさしさを忘れずに 【我多想帶著溫柔】
Yasashisa wo wasurezuni
あなたに語りかけていたい どんなときも 【對你說話 無論何時】
Anata ni katarikakete itai donna toki mo

--------------------
這首歌前幾天即已聽過,但是當時沒什麼感覺
純粹順著許多歌連續播放的其中一首而已
今天,再次聽到這首歌
我緩下了聆聽的節奏,仔細聽著每一個旋律
我被永英明的聲音感動了,雖然感動的當下不清楚歌詞的內容
等我找到了歌詞後,這感動更貼近了一些
我想有50%的感覺吻合吧
我承認我是個貼心的人
能想像並感覺未經歷在自己身上的事
然後將之成為心情的一部分
這就是我!
PS:這首歌從昨天下午一直重覆播放到現在!
--------------------


永英明-ことば


永英明-ことば (現場演唱版)



我的主題歌 | コメント:1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極光電子報:民主與法治應向下扎根,從校園開始!

  民主與法治應向下扎根,從校園開始!

  台灣社會漸漸走向政治更民主、司法更獨立的同時,台灣的校園是否也正往同樣的大道前進呢?

  前些日子有東吳大學因名嘴教授上電視節目頻仍,引起學校部份董事與主管不滿,進而提議限制教師上電視節目的頻率。此外,在大專院校裡亦常有教師因立場不同而導致升等機會被以學術為名的各種虛假理由阻擋,校務行政的繁瑣刁難讓教師與學生權益受損的情形亦屢見不鮮。當整個台灣民主正在深化的同時,台灣的校園真正解嚴了嗎?

  我想只要不影響教學,教師上電視節目應無妨,特別是這些Live的政論節目大都在夜晚九點或十點,說妨害白天的教學,實在讓人難以信服。而教師升等問題亦是長期以來充滿惡習,只要教學、研究、輔導、服務等成績綜合評比起來較為優秀,何必去管個人的政治立場呢?至於校務行政人員常藉故刁難教師與學生,雖與政治立場及藍無關,但根本還是威權心態,不存在公共服務的奉獻精神,特別在許多私校裡,常有諸如以上的作為,因為行政或學術行政人員皆非民選又不受評鑑,穩坐江山。如果是這樣地反智,教育部怎麼可以置之不理呢?
  
  個人建議,未來的高等教育評鑑部份,應納入校園民主和法治的評比,包含教師及學生的申訴救濟、各級會議的成員結構、學生自治以及校園言論有無受到限制等等,如評比不佳,應直接從高教補助款來反映。

  民主可以用幾句話來略為表徵:「我雖與你意見不同,但你有發言的自由,而我也捍衛你發言的自由!」、「民主就是儘可能容忍對方不同的意見,也讓多元的意見能發聲」等等,學術自由也應擁有各種立場、各種不同言論的存在,如果連培育人才的大專院校都無法做到包容不同的意見,這樣的作為是反民主、反學術自由和反法治的!這樣反智的學校有存在的必要嗎?

  在台灣漸漸深化民主的同時,我們大專院校也應儘速跟進追上這腳步,而非背道而馳!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6095203.html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公義時報:四項協議的背後

  四項協議的背後

---------------------------------------------------------------------

  十一月三日陳雲林來台,計畫將與馬英九政府簽訂四項協議,原本應只有三項協議,但因毒奶粉事件爆發,因國內人民的要求才列為第四項協議。但不管如何,該四項協議只是開端,現在開個小洞,以後才可以打開更大的洞。

  仔細看陳雲林來台的時間與行程,感覺很倉促,儘管有些協議內容國共早已溝通過,但以一般行程安排來說,陳雲林來台的計畫似乎是倉促決定的。想想應是為了避開美國的壓力,因美國正值大選期間,無力顧及兩岸問題;且在日本的角度上,更無立場去干涉兩岸的事務,通常應是請求美國介入,但這段時間美國已自顧不暇,國共乃利用這段時間迅速推動更大的進展。

  事實上,四項協議的名目看起來似乎都具有正當性,不論是空運協議或海運協議,甚至郵政協議及食品安全協定等等,其議題都具有圖利兩岸人民的基礎,感覺沒什麼好反對的;但個人認為,真正問題在於後續的金融協定上。在金融協定部份,由於台灣的銀行可以到中國大陸開設分行,因此在中國大陸存的錢,可直接在台灣提領使用,美其名是台灣的金融業可以在中國大陸發展,但事實是中共的錢可以循此方式進入台灣,資助某些政黨與派系的選舉,達成建立親中政權,並滿足後續發展的目的。

  然而羊毛出在羊兒身上,這些錢當然不會平白無故跑出來,一定要從這些銀行「提」出來,中共要抽成,馬英九政府當然也要抽成。至此,馬英九可以在台灣盡情展現廉潔的形象,但他不用害怕沒有錢,因為在中國大陸會有人幫他洗錢進台灣,以備後續選舉之用,而且這都是光明正大,合法的錢!

  一個洗錢到國外,一個是將錢洗進台灣;為了讓馬英九不步上洗錢的後塵,請簽署金融協議之前要思考清楚,否則事後爆發將會影響「清廉」的形象,更會晚節不保。最糟糕的是,影響台灣人民的重要事項,沒經過立法院的審議而竟恣意簽署,萬一事後發生問題而被追究責任的話,可能會有很多公務人員被連累而觸犯「叛國」罪或瀆職罪。

http://www.justicetimes.com.tw/cgi-bin/big5/hiweb/pu31v1?q1=punews_v2&q2=20070801094913&q3=20081109031207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多維新聞:臺灣內部朝野各黨 都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

  臺灣內部朝野各黨 都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

  2005年05月20日文

  戰爭是一種危機,但或許也是一種轉機!!

  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戰末,美、英、蘇三國領袖在伊朗的蘭開會並討論戰略,會後簽訂了雅爾達密約,而密約內容大致如下:國投降後,在二至三個月內,蘇俄依據條件協助同盟國參加對日戰爭:一、外蒙古的現狀須予維持。二、對一九零四年由於日俄戰爭所受的侵害及帝俄時期之舊有權利,應予恢復:1.庫頁島南部及其鄰近的一切島嶼均須歸還蘇俄;2.維護蘇俄在大連商港的優先權益,並使該港國際化;同時恢復旅順港口俄國海軍基地的租借權;3.中蘇共同經營合中長鐵路、南滿鐵路,並保障蘇俄的優先利益。同時維護中華民國在滿州完整的主權。三、千島群島讓與蘇俄。

  密約裏不難看出蘇俄的企圖,看值得我們思考的是,為何美國會同意上述密約裏的內容?
依據筆者的看法,美國知道中國在戰後即成為戰勝國,可以主張各種開戰前的損失與戰後的賠償,向日本求償也是可預料的事,也借此機會將日本成為中國的託管國,並進而扶植親中政權,況且蔣介石本來就是親日派的。

  但問題來了,美國知道中國戰後會擴大勢力,假使日本也成為其託管國的話,那將會影響美國在亞太的利益,並影響太平洋美軍的部署,那對美國而言,美日太平洋戰爭不是白打了?於是美國如此地膽大,直接與英、蘇簽署了雅爾達密約,直接把中國權利犧牲了,為什麼美國膽敢如此做?因為她知道,她可以說服蔣介石。

  首先美國利用蔣介石的矛盾,二次大戰結束後,蔣介石繼續要做的就是剿滅共產黨,蔣介石也知道二次大戰結束的同時,也就是國共內戰的倒數計時,但是剛打完仗,整個國內都沒有錢,就算是佔領日本後一時之間也籌不到那麼多的軍費,美國深知中國人內鬥的民族性,於是提出五億美金換取放棄對日本權利,蔣介石也知道不接受也不行了,因為蘇俄已經在東北扶植共軍了,如果再拖下去,連共軍都打不贏,況且共軍已經接收了蘇俄及日本軍在東北的裝備,已經處於不利的情勢之下了,如果不趕快決定、再繼續拖下去,恐怕會危害蔣介石的政權,於是蔣介石在為挽回不利的情勢下,接受了五億美金的軍援,並向外宣稱「以報怨」的對日態度後,就積極備戰。

  但是國共內戰最後的結果,中國大陸還是丟了,國民政府撤退到臺灣來,這其實也在美國預料之內,因為美國早已在構築一道防堵線,也就是所謂的花彩列島防線,此防線宣稱為防堵共產黨勢力擴張,但就筆者觀察而言,此防線就是要圍堵中國勢力,防範中國勢力的擴張,於是從日本國土、那霸、臺灣、菲律賓就形成了太平洋美軍的前線,這條防線也屹立了五十多年。

  中國大陸無不時時思考如何突破這道防線,首先在在八二三炮戰後,中共就思考如果金門、馬祖打下後,美國有可能以此介入讓中共與臺灣分隔而治,其實蔣介石或許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堅不放棄金門、馬祖,為的就是延續與中國大陸的一點關係,進而謀求反攻的機會。但時空轉換至今,中共對臺灣採取軟硬兼施的策略,為的依舊是將臺灣納入其勢力範圍,進而逼向太平洋的美國勢力。當然美國一直都擅用中華民族內鬥的民族性,除了中共與臺灣外,臺灣朝野內部也是,於是維持現狀是美國利益的最大化,主要因素有下:

  1.維持現狀有助於花彩列島防線的完整,可是避免中共勢力影響太平洋美軍的部署。
  2.花彩列島防線的完整可以避免與中共勢力直接衝突,因為花彩列島防線都不是美國的領土,美國可以幕後操控而不用直接面對,因為如發生最壞的打算是,全部可以推給該國所造成的,與美國無關。
  3.因為不用直接面對中共,所以可以避免直接的衝突,所以美國在中國大陸的利益可以繼續維持。
  4.只要臺灣存在的一天,對美國軍購的依一定存在,甚至有加大的傾向,因為自從拉法葉弊案爆發後,沒有其他國家敢做臺灣的生意。

  所謂中華民族的人們,不論是臺灣或中共,或者是臺灣內部的朝野之間,我們都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間,美國經常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冠以堂而皇之的名號,她們不會在意其他國家利益受到損害,她們只在乎自身的利益,我們不要被她們的兩面手法給騙了。

(原題為《臺灣、中國、美國?》)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