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赤璧之戰&瑜亮

  這是在網路上蒐尋資料偶然發現的,剛好最近要播出電影《赤璧》下集,看完下面的文字介紹後,深有同感,因此將此轉載,並介紹這本書。
--------------------
書名:《歡樂三國志9-周瑜胸口永遠的痛》
作者:侯文詠、蔡康永
出版:平安有聲出版品有限公司
初版日期:2000/11/01
類別:中國歷史
系列:歡樂三國志
開本:小25開
頁數:32
Cover:歡樂三國志9-周瑜胸口永遠的痛
--------------------
第九集 周瑜胸口永遠的痛

頭條新聞(背景)

西元二○八年‧建安十三年
曹操返回鄴城,挖掘人工湖訓練水上部隊,為南征作準備/孫權發動大軍攻擊黃祖,俘虜數萬男女/諸葛亮出任劉備的軍師/劉備的妻子糜夫人去世
赤璧位置圖
容我多嘴兩句

  這集的故事從劉備被曹操的軍隊逼得走投無路,派出諸葛亮到東吳去推銷孫劉聯盟開始。雖然劉備和孫權同樣都面臨了曹操這個強勁對手的脅迫,可是仔細思考一下他們的處境,其實是很不一樣的。
  劉備曾經和曹操合作愉快,在徐州一起消滅過呂布。曹操也對劉備多方籠絡,帶他去見漢獻帝,讓劉備當了皇叔。本來劉備和曹操的關係大可如魚得水,從此一帆風順。可惜雙方的意識形態實在差距太大了,以致於劉備理直氣壯地簽下了七人反對曹操的聲明書,被逼得和曹操決裂落跑,一下子逃到袁紹那邊,一下子又投奔劉表。劉備可以說失去了曹操所有的信任,想要和曹操再度和談實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觀孫權的情況便大不相同。在徐州的時候,曹操便聯合孫堅一起討伐袁術,兩人在這裡曾經有過合作基礎,之後彼此也沒有結過什麼樑子。因此,孫權想和曹操談和的話,氣氛其實還滿不錯的。再說,孫權就算投降曹操,他還一樣是漢獻帝的臣子,在面子上沒有什麼掛不住的地方。雙方如果在實質利害上真能談出一個方案,對孫權而言,談和未必不是一個可行的辦法。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諸葛亮出使到東吳,了解孫權的想法,並且激起孫權和劉備聯合對抗曹操的意志就格外重要。
  難堪的是,這是一趟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任務,否則,劉備的前途就堪慮了。當然,諸葛亮這樣的處境很快就被所有東吳的文武百官識破。更糟糕的是,東吳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文武百官主張投降。雖然情況對諸葛亮很不利,可是諸葛亮理解到,畢竟這些文武百官只是權力外圍人士,根本無法影響整個東吳的決策。因此面對這些外圍分子時,諸葛亮不急著對他們去分析利害得失、或者鼓吹聯盟,他決定打品牌、形象戰。於是有了諸葛亮與東吳這些各路好手的群英會。
  日後諸葛亮很少以這般理直氣壯的方式展現他雄辯的本領。我們用了很大的篇幅去演出這場精采辯論。諸葛亮用盡了各種邏輯推銷自己公司的產品與形象,他一再強調劉皇叔的正統與理想性,曹操的邪惡與墮落。在這場辯論中,東吳方面用盡了各種辯證的技巧刁難,雙方因此展開一場舌辯。其中許多邏輯和辯證,都是談判與辯論時不可錯失的重要技巧。
  很多人疑惑為什麼諸葛亮見到孫權時,立刻就要刺激孫權,造成了一個不愉快的會面。三國演義裡面提供了孫權眼睛紫鬍子的長相,而針對這種面相,必須用話去激他,才能產生效果。事實上,我們提供的看法是:諸葛亮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瞭解孫權的心態與底限,因此,才會第一次見面就使出這樣的招數。假如孫權不想打仗,一聽到曹操擁有那麼強大的兵力,他根本不生氣,甚至感到害怕,覺得既然對方那麼強,乾脆投降算了;要是孫權聽了諸葛亮的話感到非常不,那表示孫權內心戰鬥的意志其實還是很強烈的。
  果然諸葛亮在最短的時間了解了孫權的意向。
  在諸葛亮分別說服孫權和周瑜這兩個權力核心的人物的過程之中,出現了很有趣的事情。除了分析兩軍的強弱與戰況外,諸葛亮最讓孫權感到震撼的話是:你手下很多官只想投降,因為投降了,他們的官照做錢照領,他們可沒替你孫老闆想啊,一旦投降,你還能繼續做老闆嗎?這句話,一下子說到孫權的內心深處去了。同樣,在面對周瑜的種種為難時,諸葛亮也同樣地提出了攬二喬於東南兮這樣的句子激發起周瑜的怒氣,終於作成決定,宣布要對曹操宣戰。
  由此可看出諸葛亮不僅細膩地抓住了外在的品牌、形象,同時他還巧妙地抓住了權力核心內在微妙的心理。從『公』的方面來說,諸葛亮當然以漢相、曹賊這類說法來對東吳曉以大義,從『私』的方面,我們可以看到諸葛亮清楚地對周瑜及孫權分析出不同的決策對他們個人的利害關係。這樣周全的考慮與細密的布局,是諸葛亮順利達成任務很重要的原因。
  赤壁戰爭,可以說它是一場聰明人的大作戰。在赤壁大戰中,這些聰明人在裡面進進出出,一會兒使用間諜計,一會兒又是反間計。而且這些聰明人當中還有不同的層次。
  首先來看最簡單的聰明層次,它是一種機智、俏皮或者反應很快,這種人的典型代表就是蔣幹。在國劇裡面,蔣幹被扮演成丑角,似乎是個很笨的人,可是曹操陣營既然會派蔣幹出來說服周瑜投降,甚至打探軍情,證明他必然也是口才出眾、應變能力強的人物。
  蔣幹以周瑜同學的身分到了東吳,試圖要勸降周瑜無法得逞,到兩個人一起喝酒聊天,同床共眠,蔣幹立刻改變策略,乘機蒐集軍事機密獻給曹操。從這些地方可以看出蔣幹的機智反應。以他的應變能力,如果來台灣做中小企業,一定會非常成功。他也很適合擔任綜藝節目的主持人,既會耍嘴皮子,又滿會掰、會ㄠ的,蔣幹肯定能把觀眾逗得很開心。
  可惜就像中小企業有時候會遇到金融風暴,紅極一時的節目主持人常會為了開玩笑得罪別人而引起軒然大波一樣,蔣幹缺乏觀照全局的聰明,他看不清自己,也看不到全局,就像一隻螞蟻只看到前面那隻螞蟻,一聞到氣味就跟著往前走,完全沒留意自己是在水邊、樹上,或者即將走到一片樹葉上。蔣幹這種無法觀照全局的情形,很容易就被視野比較大的周瑜將計就計,牽著鼻子走。
  如果蔣幹是機智的代表人物,那麼周瑜就是聰明的典型代表。周瑜除了機智的層次外,還可以看到更大的格局。整個赤壁大戰中,周瑜掌握全局的能力非常高,不僅看到眼前的利害,他還注意到周遭的環境,甚至可以看到十幾、二十步之後的盤面,像是下圍棋一樣。這是所謂第二個層次能夠觀照全局的聰明人物。
  這樣的格局是人生發展的一種狀態。年輕的時候,一個男孩子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他運用各種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地追求這個女孩。他是那麼地專注,以致於很少能夠觀察到戀愛以及追求之外的全局。有沒有別的男生也在追求同樣的這個女孩呢?這個女孩自己對愛情、人生的規畫和方向又是如何?男孩子自己的人生規畫和方向又是如何呢?這兩者是朝著一個相同的方向,或者是相反的方向呢?女孩子周遭的親朋好友對這件事是什麼樣的看法,對她又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呢?
  忽略掉這些觀照全局的智慧,很可能使人陷入失戀的狀態。如果只會一味地抱怨我付出了許多的時間和心血,為什麼沒有得到相對的回報?這就和變形蟲永遠在嘗試錯誤沒有什麼兩樣了。因此『聰明』是一種人的發展狀態、一種掌握全面的格局,這是可以學習的。人只要願意思考,不斷地改變,發展到一定格局之後,便可以學會觀照全局的聰明。
  在三國裡面,周瑜算是能夠觀照全局的聰明人物了。可是不曉得為什麼,這種聰明一碰到諸葛亮  就統統失效了。諸葛亮到底比周瑜多出來了什麼?
諸葛亮比周瑜多出來的,是人生一種更高層次的聰明。真正要形容,應該叫做智慧。智慧不是機智,不是知識,更不是對外在環境全面性的觀點。智慧所呈現的,是一種生命的態度。他讓人往內在去看到自己內在的心靈,看到別人內在的心靈。這幾乎是諸葛亮和周瑜最大的差別了。諸葛亮看得到別人,也看得到自己,但周瑜卻只看得到別人,看不到自己。這是為什麼我們一天到晚看到周瑜面對諸葛亮時老是在抓狂,老是被諸葛亮操縱,這是他不自知的部份。
  聰明的周瑜遇到了諸葛亮為什麼竟顯得如此愚蠢?這是因為他少了一種內在的觀照,無法在面對事情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內在。
  周瑜向來是個表演者,他一切的努力,都是要從別人身上獲得掌聲。對於必須靠這麼多掌聲與讚美才能滿足的人,其實人生是可悲的。可惜周瑜自己沒有看出這點,當然很容易就落入了諸葛亮的操控之中。
  既生瑜,何生亮?周瑜的人生算是十分美滿的,不僅長得帥,又懂音樂、又會打仗,又娶到絕世美女小喬。周瑜如果活在當代,他的才華和長相可能比羅大佑或金城武都還更令人羨慕。以他的條件應該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才對,可是為什麼他會被諸葛亮整得那麼痛苦,老是大嘆:『既生瑜,何生亮』?
  也許周瑜的人生是一種完美的比賽。很多人的人生都是這樣,然而這很可能也就是痛苦的開始。人往往習慣先去注意優點,而忽略了缺點。假如你懂得從整體去觀照人生,也許就不會只注意優點而疏忽了缺點。若從周瑜真要跟諸葛亮比較,諸葛亮老婆那麼醜,家裡又窮,也不懂音樂,薪水又領那麼少,還和劉備簽那種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約,這樣的人生實在沒什麼好羨慕的。偏偏周瑜要鑽牛角尖,固執地要往自己不如別人的缺點裡面鑽,讓它來妨礙自己的幸福、一輩子痛苦。
  人的優點是否就代表了他生命的成就或者幸福,這其實是很難說的。優點就像水一樣,是可以載舟,也能覆舟的。美國有個學術研究,把學生分兩班,一班是很漂亮的女生,另外一班是很醜的女生,十幾年後統計這些人的成就,漂亮的女生畢業後多半當秘書或情婦,只有少數幾個有傲人的成就,反觀醜的女生多半當了主管,事業非常成功,婚姻幸福美滿的也占了多數。
  為什麼優點,反而造成了人生限制呢?可見集很多優點不見得都是好事,端視你怎麼對待那個優點才是關鍵所在。反過來看,缺點也未必都是不好的,端看你怎麼去面對自己的缺點。所以人生的優缺點與人生的幸福狀態不是成正比的,我們需要更多的智慧去處理那些優缺點。在三國裡面就充滿這樣的智慧,大家如果多聽《歡樂三國志》,多想想,也許能夠讓自己活得更快樂、更幸福。

轉自《歡樂三國志9-周瑜胸口永遠的痛》:http://www.crown.com.tw/3kingdoms/09.htm
註:如當事人認為不妥有侵權之虞,請告知,小弟立刻拿掉。
--------------------
  侯文詠、蔡康永出版了《歡樂三國志》系列共19集,看完文字簡介後,其實還蠻吸引我的,也許有天我也會擁有這本書。
  我的感想是出自〈第九集:周瑜胸口永遠的痛〉的文字簡介,作者用機智、聰明、智慧三種層次來描述各自代表的人物,機智的代表是蔣幹、聰明的代表是周瑜、智慧的代表是諸葛亮,過程就參考下面該書的文字吧。
  裡頭富有許多心理學與政治操作的意涵存在,我想我必須佩服作者的條理分析,我這個自詡看過七遍《三國演義》的人,竟然都沒有認真去看待並思考其中的關係,就只是記住與瞭解事情的經過而已。看來,我的《三國演義》必須重讀了!
  在簡介中,諸葛亮被認為具有「觀照全局」且「知己知彼」的人;反之,周瑜被評為具有,「觀照全局」、「知彼」卻不「知己」,而周瑜「知彼」的部分,我想又與諸葛亮「知彼」的層次有所落差,周瑜的「知彼」只能看到心的表層,而諸葛亮的「知彼」卻能看到心靈的深層,更何況周瑜還不能「知己」。
  以下這段話讓我有很多的感觸:「周瑜向來是個表演者,他一切的努力,都是要從別人身上獲得掌聲。對於必須靠這麼多掌聲與讚美才能滿足的人,其實人生是可悲的。
  看不見自己、鑽牛角尖又以完美主義的性格來比較,結果就是沒有以全局的視野來看待自己的人生,又極力展現自己的缺點而看不見自身的優點,讓自己深陷痛苦的泥沼之中。
  上面的那段話,有很大的一部份是對自己的過去有某種的感悟,甚至是在描述過去的自己。
   「既生瑜,何生亮」這句話常常被用來使用兩個優秀人材相互競爭,一方優秀勝出後,而另一方所發出的感慨語。其實,比較感如果少一點,體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幸福就會在身上多一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法務部函送鄭文龍律師一案之看法

  陳水扁的辯護律師鄭文龍,日前因代陳前總統發表十點禁食聲明,而被法務部認為有違法嫌疑,因而函請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台北市律師公會查明,並且依法辦理。以下為法務部及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單位,就鄭文龍律師事件之相關新聞稿與聲明。
──────────────────────────────────────
民國97年11月24日:法務部關於陳前總統委任律師,連續為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行為之說明
壹、事實
一、陳前總統委任律師於97年11月13日與陳前總統會面後,替陳前總統發表禁食之十項聲明:「哀司法已死、悼民主的退步、甘為台灣人民坐牢、願為台灣國犧牲生命、反威權反共產反獨裁、要主權要自由要民主、顧台灣拚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起來吧撩落去、別放棄我們一定會成功」等語。
二、同年11月18日律師至台北縣立板橋醫院會見陳前總統後又對外表示:陳前總統有向他詢問夫人和家人的狀況,得知陳前總統母親被特偵組傳訊相當生氣,陳前總統認為偵訊陳前總統母親及岳母根本沒有道理,尤其陳前總統母親已經八十幾歲,也不過問世事,還要被偵訊,簡直是對他抄家滅族等語。
貳、有關律師言行合法妥適性之說明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34條規定之立法目的係維護犯罪嫌疑人或羈押被告之辯護權,使其與辯護人之間有充分且自由之溝通機會與管道,而得以對「該案」為有效之辯護防禦。惟辯護人之接見相關作為,仍不得違背職務倫理或逾越訴訟上辯護防禦之合理範圍。倘辯護人接見被告,除為準備該案防禦之目的外,尚透過媒體或社會大眾傳遞與該案有關或無關之訊息,即可能製造事端或干擾司法程序之公正進行,為法所不容,自應禁止。
二、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05條第3項規定,係為防止被告藉與外人接見、通信、受授物件之機會,致發生脫逃或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證共犯或證人之情事,而加以禁止或限制。是以,被告一旦經法院裁定羈押並命禁止接見通信者,除人身自由受拘束外,其接收外界訊息及對外發表言論等自由亦受限制。如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可透過律師不斷對外釋放訊息,則與羈押禁見之目的相違,更視法院之裁定為無物。
三、再者,律師乃具有高度專業之職務,且與法官、檢察官並列為法曹,故其執行職務,自應遵守專業倫理規範,符合《律師法》第1、2條規定之使命與要求。依《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規定「律師未得主管機關許可,不得為受羈押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揆諸立法本意在於避免發生戒護管理之問題或勾串之後果,故除了「物品」之外,實亦有限制藉物品之傳送而傳遞訊息。亦即,律師受當事人委任,係為提供法律服務,行使訴訟防禦權,而非扮演當事人之傳聲筒或訊息傳布者之角色。對於一般未受禁見之在押嫌疑人尚且禁止之,對於受羈押禁見之被告,更不得為之,自不待言。此外,《律師法》及《律師倫理規範》尚要求律師:「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 、「維護信譽、遵守律師倫理規範」 、「謹言慎行,端正社會風氣,作為社會之表率」 、「體認律師職務為公共職務,於執行職務時,應兼顧當事人合法權益及公共利益」 、「應協助法院維持司法尊嚴及實現司法正義,並與司法機關共負法治責任」 、「律師不得惡意詆譭司法人員或司法機關」 等。而陳前總統之委任律師多次於接見被告後,公然將與受羈押禁見被告之談話對媒體披露,其內容或帶有政治性或對司法多所詆譭,不無誤導民眾、混淆視聽,斲傷司法形象,並引發群眾集結看守所致需動用大批警力維安,付出龐大的社會成本。凡此均與《律師倫理規範》所要求執行職務時負有維護司法尊嚴及公共利益之社會責任相悖。
四、參酌美國律師專業行為準則第3.6條(a)項規定:「正在參與或者曾經參加關於某事件之調查或訴訟的律師,如果知道或者合理地應當知道其所作的司法程序外言論會被公共媒體傳播,並對裁判程序產生嚴重偏頗(損害)之重大可能,則不得發表此種程序外言論。」顯見辯護人於法庭外所公開發表之言論,對於司法程序如有造成重大損害之虞時,其言論自由權利應被限縮。
五、律師在民主與法治建設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除了應盡力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外,還負有維護司法尊嚴及公共利益之社會責任。其執行職務及言論行止,自應合法妥適,秉持自律與自制之精神知「有所為」與「有所不為」,並符合律師專業倫理規範之要求。
六、律師法第40條規定:「律師應付懲戒者,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或地方法院檢察署依職權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第一項)律師公會對於應付懲戒之律師,得經會員大會或理事、監事聯席會議之決議,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第二項)」本件陳前總統委任律師連續為受羈押禁見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行為,究否已違律師倫理規範,不無疑義,因此,本部業已蒐集近來媒體報導相關資料,於97年11月24日分別函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臺北律師公會查明依法辦理見復在案。
法務部: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142009&ctNode=79&mp=001
──────────────────────────────────────
民國97年11月27日: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共同聲明
  根據近日媒體報導,由於陳前總統的辯護律師在至看守所接見在押禁見之陳前總統後,代為發表十點禁食聲明,另外,同樣在押禁見的嘉義縣長陳明文也透過辯護律師公布遺書,引起法務部關注,特別指示檢察司研究律師的言論有無違反相關法令。
  基於辯護人乃是刑事被告面對強大國家機器追訴時僅能仰之唯一武器,辯護制度的有效、健全運作,乃是公平審判的前提,因此聯合國第八屆預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會通過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16條規定,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或不適當之干涉,不會由於其按照公認之專業職責、準則和道規範所採取的任何行動而受到或者被威脅會受到起訴、經濟或其他制裁。上述原則第20條規定,律師就其於書面或口頭辯護時所發表之有關言論,或因履行職務而於法院、法庭或其他行政當局面前所發表之有關言論,應享有民事和刑事豁免權。以上規定已明確宣示,唯有辯護律師不因其辯護活動觸怒當權者而遭到法律或非法律形式之報復,辯護律師始能免於恐懼,進而正常履行職責。準此,作為全國律師之主管機關,而所轄檢察官與刑事被告及辯護律師常處於對抗狀態,法務部就陳前總統及陳明文縣長之辯護律師之言論所發表之任何評論,均會對上述個案得辯護空間乃至整個辯護制度的長遠發展,造成深遠影響,不可不慎。尤其,檢、警、調人員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向媒體披露應秘密之案件資訊,早為國人詬病,而在陳前總統的案件中,上至部長,下至相關承辦人員,就有無違反偵查不公開,均承受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迄今卻未見有何足以釋疑之說明,媒體照舊日日以幾乎同步轉播之方式,鉅細靡遺報導相關當事人之偵訊內容。兩相對照,法務部面對外界的質疑可以不動如山,對陳前總統之辯護律師代其發表絕食聲明,卻迅速關注有無違法,更難免不令人揣想此中究竟有無恐嚇之意。事關辯護制度之根本,也涉及言論自由乃至民主法治之健全發展,攸關公益,我們不得不指出:
  第一,就辯護律師在法庭外對媒體所為之公開言論,現行律師法及律師倫理規範並沒有明確規範。參考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ABA Model Rules of Professional Conduct)第3.6條之規定,若此等言論內容涉及案情而有嚴重損及日後審判公正性之重大可能,固然不應發表,但即使存有此種疑慮,若他人的最近公開言論或報導可能嚴重損害當事人公平受審等權利,則辯護律師為保護當事人之權利所需,仍可反制性地公開發表此等言論。準此,辯護律師在法庭外對媒體所為涉及案情之公開言論,理論上固非毫無限制,但為了確保被告公平受審之權利,限制中仍有例外。以我國而言,在個案檢、警、調人員本身已視偵查不公開如無物時,得否再以偵查不公開為由,限制辯護律師為澄清視聽而對外公開發表言論,即值省思。尤其,偵查由於其密行性質,相較於公開進行之審判,更易滋生濫權之弊端(刑求等不正方法訊問,乃是其中典型)。若個案中確有濫權違法發生,辯護律師經由披露引發公眾關注,更不能不說是公益所需。
  第二,從上述美國律師協會的規定可知,辯護律師法庭外言論的尺度,本質上乃是應交由律師倫理規範的事項,其違反與否,也應由律師自治組織即律師公會作首次判斷。其所以如此,乃因辯護制度先天上與國家權力處於對抗,自不宜由國家決定辯護律師言論尺度之故。因此,法務部若確實有意藉陳前總統之案件釐清此一規範狀態不明之問題,宜在尊重律師自治之大前提下,公開徵詢律師公會之意見,若有任何具體結論,也應交由律師公會訂入律師倫理規範。在此之前,法務部不宜對個案辯護律師之言論做任何評論,以免被解讀為對個案辯護律師之威脅或恐嚇。
  第三,法務部應謹記刮別人的鬍子之前,應先將自己的鬍子刮乾淨。因此,在其要求辯護律師的同時,應建立落實檢、警、調偵查不公開的有效機制。目前下至個案承辦檢察官及機關發言人,上至部長,人人對媒體幾乎口無遮攔的現象應盡快改正。法務部應參考美國法制,訂定一套發言準則,明確規定所屬人員對媒體發言時可得披露及絕對不可披露之事項(例如,被告及證人的陳述內容),並嚴格禁止記者出入檢察官辦公室。在這方面,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8(f)規定,公訴人不得進行具有使公眾強化對被告的譴責之重大可能的程序外評論,且應合理注意防止在案件中幫助公訴人或與公訴人合作之人員發表此等言論,可資參考。
台北律師公會:http://www.tba.org.tw/index/hotnews_detail.asp?num=551&news_type=重要訊息
──────────────────────────────────────
民國97年12月05日:法務部對於台北律師公會對律師鄭文龍為禁見被告對外傳遞訊息之行為議決不為任何處置且不付懲戒,深表遺憾
一、言論自由為憲法保障之人民基本權利,本部對於被告有關對司法案件之評述與言論,向來尊重,惟對受羈押禁止接見及通訊之被告,除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外,其對外表述之言論自由,亦受到限制,與一般受羈押未被禁見之被告不同。故羈押禁見之被告本人既不得對外接收或傳遞訊息,則其委任之辯護人更無權利代為對外公開傳遞訊息。本件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有權代陳前總統發表聲明,尚不致使社會大眾誤信為係鄭律師之陳述,顯對刑事訴訟法有關羈押禁見之本旨,有所誤會。
二、羈押禁見之被告,其訴訟上之辯護權益仍受充分保障,故羈押禁見之被告所委任之辯護人固不在禁止接見之列,惟辯護人於接見羈押禁見之被告後,倘對外發表言論,仍應受上開禁止接見及通訊原則之限制。如被告得透過辯護人不斷對外界釋放訊息,或辯護人於接見禁見被告後,可以對媒體公開轉述與被告之談話內容,則將完全破壞羈押禁見制度。本件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基於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規定,可以代羈押禁見之陳前總統對外公開轉述陳前總統之聲明,亦有誤會。
三、本部檢察司97年11月24日法檢司字第0970804515號函送鄭律師有無違反律師倫理規範乙案,係以鄭律師於同年11月13日、18日與陳前總統會面後,替陳前總統發表禁食之十項聲明及有關抄家滅族之聲明,鄭律師可能違反律師法第1條、第2條及律師倫理規範第6條、第7條、第20條及第24條等規定,並非以鄭律師代陳前總統提起抗告為標的,台北律師公會認為鄭律師代陳前總統提起抗告之言論,係為維護當事人之利益,提出對偵查、羈押程序不當之質疑,屬於律師職責之正當行使云云,尤有錯誤。
法務部: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143492&ctNode=79&mp=001
──────────────────────────────────────
正當法律程序:檢察→起訴→法院審判一/二/三審;偵察不公開、無罪推定原則

  本文不著重前總統陳水扁之行為,況且我的消息來源都來自媒體,我知道的東西一定比檢察官甚至媒體少,我只針對所看到不合理的現象進行評論。
  鄭文龍律師一案,經過上面法務部、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台北律師公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等單位之聲明,個人認為法務部較理虧一些,該案件的背景在於檢調單位在進入司法程序後,對於偵察中的機密事項,不斷地向媒體拋出,我們可以看見除了特偵組發言人發言之外,也可以看到其他檢察官、部長及其他相關人員向媒體的發言,以致於政論節目、名嘴、政治人物都在聲討,甚至連主播報導完一則新聞時都會加入一點評論。
  我不懂這樣是偵察不公開嗎?當整個輿論一面倒時,真的有無罪推定原則嗎?比較像是未審先判!這不是一個民主國家應該有的態樣。
  以上是該案件的背景,被告訴人被反制這樣的情況,乃委任律師發表言論自衛,於是鄭文龍律師代前總統陳水扁發表其聲明,被法務部依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函送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及台北律師公會,有論者認為這是企圖對被告律師進行的白色恐怖,我不願意這樣去思考,但我會認為是揣摩上意的法務部官員企圖使被告律師身陷囹圄,致使無法再幫被告辯護。
  再者,法務部以《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函送似有斷章取義之嫌,法務部公開聲明鄭文龍違反《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法律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還有後文,全條文為「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與承辦案件有關之書狀,不在此限。」可以很明顯發現,如果鄭文龍是帶著陳水扁關於案件的聲明狀是不受《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的限制的。
  如果前總統陳水扁被認為有罪而提起公訴,該怎麼判就怎麼判,該怎麼追繳不法所得,司法可依照公權力行使,但對於在司法程序中的被告,應完整地保護其的權益,而不是預設立場並試圖導向其預設結果,這樣是違反人權的精神,也會漸漸摧毀民主的堡壘,降低法治的公信力。


參考法規條文:

《律師法》第1條
律師以保障人權、實現社會正義及促進民主法治為使命。
律師應基於前項使命,本於自律自治之精神,誠實執行職務,維護社會秩序及改善法律制度。

《律師法》第2條
律師應砥礪品、維護信譽、遵守律師倫理規範、精研法令及法律事務。

《律師法》第27條
律師在法庭或偵查中執行職務時,應遵守法庭或偵查之秩序。
律師在法庭或偵查中依法執行之職務,應予尊重。

《律師法》第39條
律師有左列情事之一者,應付懲戒:
一、有違反第二十條第三項、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七條之行為者。
二、有犯罪之行為,經判刑確定者。但因過失犯罪者,不在此限。
三、有違背律師倫理規範或律師公會章程之行為,情節重大者。

《律師法》第40條
律師應付懲戒者,由高等法院或其分院或地方法院檢察署依職權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其因辦理第二十條第二項事務應付懲戒者,由各該主管機關逕行送請處理。
律師公會對於應付懲戒之律師,得經會員大會或理事、監事聯席會議之決議,送請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律師法》第42條
被懲戒律師、移送懲戒之檢察署、主管機關或律師公會,對於律師懲戒委員會之決議,有不服者,得向律師懲戒覆審委員會請求覆審。

《律師法》第44條
懲戒處分如左:
一、警告。
二、申誡。
三、停止執行職務二年以下。
四、除名。

《律師倫理規範》第六條
律師應謹言慎行,端正社會風氣,作為社會之表率。

《律師倫理規範》第七條
律師應體認律師職務為公共職務,於執行職務時,應兼顧當事人合法權益及公共利益。

《律師倫理規範》第二十條 
律師應協助法院維持司法尊嚴及實現司法正義,並與司法機關共負法治責任。

《律師倫理規範》第二十四條
律師不得惡意詆譭司法人員或司法機關;對於司法人員貪污有據者,應予舉發。

《律師倫理規範》第37條
律師未得主管機關之許可,不得為受羈押之嫌疑人、被告或受刑人傳遞或交付任何物品,但與承辦案件有關之書狀,不在此限。

《刑事訴訟法》第34條
辯護人得接見犯罪嫌疑人及羈押之被告,並互通書信。但有事實足認其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得限制之。

《刑事訴訟法》第105條
管束羈押之被告,應以維持羈押之目的及押所之秩序所必要者為限。
被告得自備飲食及日用必需物品,並與外人接見、通信、受授書籍及其他物件。但押所得監視或檢閱之。
法院認被告為前項之接見、通信及受授物件有足致其脫逃或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者,得依檢察官之聲請或依職權命禁止或扣押之。但檢察官或押所遇有急迫情形時,得先為必要之處分,並應即時陳報法院核准。
依前項所為之禁止或扣押,其對象、範圍及期間等,偵查中由檢察官;審判中由審判長或受命法官指定並指揮看守所為之。但不得限制被告正當防禦之權利。
被告非有事實足認為有暴行或逃亡、自殺之虞者,不得束縛其身體。束縛身體之處分,以有急迫情形者為限,由押所長官行之,並應即時陳報法院核准。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偵查不公開原則)
偵查,不公開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之辯護人,得於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訊問該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並得陳述意見。但有事實足認其在場有妨害國家機密或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或妨害他人名譽之虞,或其行為不當足以影響偵查秩序者,得限制或禁止之。
檢察官、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司法警察、辯護人、告訴代理人或其他於偵查程序依法執行職務之人員,除依法令或為維護公共利益或保護合法權益有必要者外,不得公開揭露偵查中因執行職務知悉之事項。
偵查中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應將訊問之日、時及處所通知辯護人。
但情形急迫者,不在此限。

《中華民國刑法》第132條:(洩密罪)
公務員洩漏或交付關於中華民國國防以外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因過失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非公務員因職務或業務知悉或持有第一項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而洩漏或交付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中華民國刑法》第316條:(洩漏業務上知悉他人秘密罪)
醫師、藥師、藥商、助產士、心理師、宗教師、律師、辯護人、公證人、會計師或其業務上佐理人,或曾任此等職務之人,無故洩漏因業務知悉或持有之他人秘密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萬元以下罰金。

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6條(a)
(a) A lawyer who is participating or has participated in the investigation or litigation of a matter shall not make an extrajudicial statement that the lawyer knows or reasonably should know will be disseminated by means of public communication and will have a substantial likelihood of materially prejudicing an adjudicative proceeding in the matter.
正在參與或者曾經參加關於某事件之調查或訴訟的律師,如果知道或者合理地應當知道其所作的司法程序外言論會被公共媒體傳播,並對裁判程序產生嚴重偏頗(損害)之重大可能,則不得發表此種程序外言論。

美國《律師協會的職業行為示範規則》第3.8(f)
(f) except for statements that are necessary to inform the public of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the prosecutor's action and that serve a legitimate law enforcement purpose, refrain from making extrajudicial comments that have a substantial likelihood of heightening public condemnation of the accused and exercise reasonable care to prevent investigators, law enforcement personnel, employees or other persons assisting or associated with the prosecutor in a criminal case from making an extrajudicial statement that the prosecutor would be prohibited from making under Rule 3.6 or this Rule.
公訴人不得進行具有使公眾強化對被告的譴責之重大可能的程序外評論,且應合理注意防止在案件中幫助公訴人或與公訴人合作之人員發表此等言論,可資參考。

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8條
All arrested, detained or imprisoned persons shall be provided with adequate opportunities, time and facilities to be visited by and to communicate and consult with a lawyer, without delay, interception or censorship and in full confidentiality. Such consultations may be within sight, but not within the hearing, of law enforcement officials.
所有遭逮捕、居留或監禁的人,應有充分機會、時間和便利條件,毫無遲延地,在不被竊聽、不經檢查和完全保密的情況下接受律師來訪和與律師聯繫協商。這種協商可在執法人員能看見但聽不見的範圍內進行。

聯合國《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Basic Principles on the Role of Lawyers)第16條
(a)項
Governments shall ensure that lawyers (a) are able to perform all of their professional functions without intimidation, hindrance, harassment or improper interference;
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能夠履行其所有職責而不受到恫嚇、妨礙和不適當的干涉。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自由時報:無恨的土地之愛

  無恨的土地之愛

  今年,「原舞者」選擇的是鄒族高一生的故事以及鄒族的文化。

  高一生,一九○八年生於阿里山鄉的樂野部落,日本名為矢多一生;一九四五年,為適應新時代來臨,改漢名為「高一生」,本人富有文學、音樂與藝術的才華。高一生畢業於日據時期的台南師範學校,在部落裡擔任老師與警察的職務,國民政府來台後,擔任台南縣吳鳳鄉鄉長(今嘉義縣阿里山鄉),後竟被國民政府因細故以「叛亂」、「貪污」等罪名,在台北遭到槍決。

  在劇情進行中,我的思緒曾一時脫離表演現場,驚覺:這是否又是另一個「白色恐怖」的悲劇!這一位鄒族的先知者,對子弟提供良好的教育與鼓勵族人開墾新地,在國民政府來台後,也竭力治理部落,讓族人迎接新時代的來臨;更何況鄒族人數本已不多,他何又何能以「叛亂」顛覆國家政權?

  告別了滿是問號的思緒,我又重新回到表演的氣氛裡,從「原舞者」詮釋高一生的作品與鄒族的傳統歌謠中,感受到原住民對於親情、友情的重視:在高一生創作的「春之佐保姬」中,不難發現高一生與妻子高春芳之間,那種心靈的連結與對話;在「移民歌」及其他部族傳統歌曲中,也可以感受到對於族人深深的友情。

  另外,印象最深刻的是,除了親情與友情之外,原住民特別重視「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對於土地有種難以言喻的濃厚歸屬感,他們懂得對土地感恩、珍惜,且會因為保護土地而變得勇敢;即使死亡,魂魄也依戀著土地與家園不離。

  最令人感動的是,非但高一生的遺書、遺著只有綿綿思念,全無怨與恨;時光冉冉經過了半個世紀,對於彼時的種種,家人、族人也將仇恨昇華。

  也許,在這紛亂的社會裡,該放下眾多過去的仇恨,學習原住民對土地的那份濃郁情感。因為,唯有認同這塊土地,才能讓我們更勇敢,更無所懼,更願意大包容。

  (作者為中華大學行政學理學系碩士)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nov/30/today-o6.htm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極光電子報:民主與法治應向下扎根,從校園開始!

  民主與法治應向下扎根,從校園開始!

  台灣社會漸漸走向政治更民主、司法更獨立的同時,台灣的校園是否也正往同樣的大道前進呢?

  前些日子有東吳大學因名嘴教授上電視節目頻仍,引起學校部份董事與主管不滿,進而提議限制教師上電視節目的頻率。此外,在大專院校裡亦常有教師因立場不同而導致升等機會被以學術為名的各種虛假理由阻擋,校務行政的繁瑣刁難讓教師與學生權益受損的情形亦屢見不鮮。當整個台灣民主正在深化的同時,台灣的校園真正解嚴了嗎?

  我想只要不影響教學,教師上電視節目應無妨,特別是這些Live的政論節目大都在夜晚九點或十點,說妨害白天的教學,實在讓人難以信服。而教師升等問題亦是長期以來充滿惡習,只要教學、研究、輔導、服務等成績綜合評比起來較為優秀,何必去管個人的政治立場呢?至於校務行政人員常藉故刁難教師與學生,雖與政治立場及藍無關,但根本還是威權心態,不存在公共服務的奉獻精神,特別在許多私校裡,常有諸如以上的作為,因為行政或學術行政人員皆非民選又不受評鑑,穩坐江山。如果是這樣地反智,教育部怎麼可以置之不理呢?
  
  個人建議,未來的高等教育評鑑部份,應納入校園民主和法治的評比,包含教師及學生的申訴救濟、各級會議的成員結構、學生自治以及校園言論有無受到限制等等,如評比不佳,應直接從高教補助款來反映。

  民主可以用幾句話來略為表徵:「我雖與你意見不同,但你有發言的自由,而我也捍衛你發言的自由!」、「民主就是儘可能容忍對方不同的意見,也讓多元的意見能發聲」等等,學術自由也應擁有各種立場、各種不同言論的存在,如果連培育人才的大專院校都無法做到包容不同的意見,這樣的作為是反民主、反學術自由和反法治的!這樣反智的學校有存在的必要嗎?

  在台灣漸漸深化民主的同時,我們大專院校也應儘速跟進追上這腳步,而非背道而馳!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6095203.html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公義時報:四項協議的背後

  四項協議的背後

---------------------------------------------------------------------

  十一月三日陳雲林來台,計畫將與馬英九政府簽訂四項協議,原本應只有三項協議,但因毒奶粉事件爆發,因國內人民的要求才列為第四項協議。但不管如何,該四項協議只是開端,現在開個小洞,以後才可以打開更大的洞。

  仔細看陳雲林來台的時間與行程,感覺很倉促,儘管有些協議內容國共早已溝通過,但以一般行程安排來說,陳雲林來台的計畫似乎是倉促決定的。想想應是為了避開美國的壓力,因美國正值大選期間,無力顧及兩岸問題;且在日本的角度上,更無立場去干涉兩岸的事務,通常應是請求美國介入,但這段時間美國已自顧不暇,國共乃利用這段時間迅速推動更大的進展。

  事實上,四項協議的名目看起來似乎都具有正當性,不論是空運協議或海運協議,甚至郵政協議及食品安全協定等等,其議題都具有圖利兩岸人民的基礎,感覺沒什麼好反對的;但個人認為,真正問題在於後續的金融協定上。在金融協定部份,由於台灣的銀行可以到中國大陸開設分行,因此在中國大陸存的錢,可直接在台灣提領使用,美其名是台灣的金融業可以在中國大陸發展,但事實是中共的錢可以循此方式進入台灣,資助某些政黨與派系的選舉,達成建立親中政權,並滿足後續發展的目的。

  然而羊毛出在羊兒身上,這些錢當然不會平白無故跑出來,一定要從這些銀行「提」出來,中共要抽成,馬英九政府當然也要抽成。至此,馬英九可以在台灣盡情展現廉潔的形象,但他不用害怕沒有錢,因為在中國大陸會有人幫他洗錢進台灣,以備後續選舉之用,而且這都是光明正大,合法的錢!

  一個洗錢到國外,一個是將錢洗進台灣;為了讓馬英九不步上洗錢的後塵,請簽署金融協議之前要思考清楚,否則事後爆發將會影響「清廉」的形象,更會晚節不保。最糟糕的是,影響台灣人民的重要事項,沒經過立法院的審議而竟恣意簽署,萬一事後發生問題而被追究責任的話,可能會有很多公務人員被連累而觸犯「叛國」罪或瀆職罪。

http://www.justicetimes.com.tw/cgi-bin/big5/hiweb/pu31v1?q1=punews_v2&q2=20070801094913&q3=20081109031207
【評論】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