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火的異想世界

現在的閲覧人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好幾天連不進來,終於能連了!

如題,已經好幾天連不進來了
好奇怪唷!
不過,剛剛終於又可以連了。

原本有些音樂、影片的感覺想寫
但是一直連不上
現在感覺又沒有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慢的哲學

在這強調競爭力的時代,我們總被灌輸要有效率,什麼東西都要快。

是的!「快」可以很迅速的達到目的,「快」可以不用管其他事,只要集中意志於某一件事,然後將之完成即可。

但是,將這種商業化的「效率論」過度應用於生活中,生命的過程中可能會錯失很多東西,也許因為「快」而錯過了某些人,錯過了可以成為生命的體驗,錯過了親人間的情感,錯過了……………

但我保留這可能是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也許這僅僅只是我的想法,我保留跟我不一樣的想法,但是我也舉個例子好了。

在內陸裡的飛機,從一地飛到另一地,底下的景色小如點點一般,升到最雲端以上時,下面的景物一個也見不到了;在鐵路中行駛的火車,速度也是很快,但比飛機慢了,坐在火車裡看外面的景物時,咻咻的飛過,看到的東西卻很少記在腦子裡;而車子呢?汽機車當然又比火車慢一點,能注意到的景物東西當然也就更多了;其實看得到最多東西,感受到最深的應該是走路吧,不依靠任何機械的東西,一步一腳印當然是看最多的,但是也是最花時間的。

再用個比喻吧,就像在看影片一樣,飛機就像用16倍速去看,火車大概是8倍速吧,之後以此類推…….

「慢」比「快」可以發覺到更多的東西,特別是打開心眼之後,能看見的東西也會更多。

如果我有足夠的時間,我會選擇用「走路」的方式來細細將眼簾的景物刻印在腦袋的記憶體裡,但我必須向現實妥協,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讓我麼做!雖然我也不會選擇最快的「飛機」方式來進行,過去的很多時候,我常用的是「汽機車」的方式來達成我的事,但有時候仍感覺快了點,好像在乘坐「汽機車」時,經過了什麼,但又好像沒有在途中獲得了什麼,現在的我卻很喜歡走路,我喜歡一個人走在城市裡,走在熟悉的地方或者陌生的地方,去感受城市裡的靈魂與氣息,有時候面對迎面而來的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並去試想他在想什麼。簡單來說,我喜歡觀察人,飛機、火車、汽機車的方式都讓我很難觀察人,走路似乎是最佳的方式。

但又回到前面了,走路必須花最多的時間,於是在兩者之間,我妥協了,我選擇「自行車」的方式來取代「走路」的方式,雖然不能嘴細緻的看,但至少也比其他方式好多,也比走路稍微有效率一點。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拉哩拉渣的寫了一堆,看的懂也好,看不懂也罷,反正我自己一定能懂的,哈哈哈!

◎備註:剛剛品嚐了一點紅酒,所以亂寫一通,如果有傷害到各位的視覺或錯亂您的神經,還請見諒!因為這感覺實在難以完全轉化成文字說明。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學術?博士?學位?事業?

學術?博士?學位?事業?

  常常有人問我,你唸博士了嗎?什麼時候要去唸博士?未來有沒有計劃要唸博士?我想我的答案是有的,但我無法跟你們說具體的時間表,因為在我的生涯規劃裡,的確是需要拿個博士學位,有一半是好勝心,只因認為都拿了碩士,唸書的生涯裡把博士拿下就完成了所有的學歷,後來想想這應該是我的收集癖好吧。第二個原因是,未來從事的將是公共服務事業,如有博士學位,發言資格將會較有公信力,別問我為什麼這麼想,因為此時非革命的年代,而是一個較承平的時代,在承平的時代不是靠武力來取得公信力,而是靠學歷,在這一點上,我自認有些覺悟,雖然小弟本人很不喜歡這麼做,但這種無法改變的情況下,你想要從事公共服務的事業,不得不照辦,這樣的氛圍是很難去改變的一股強大力量。

  那麼再來談談唸博士後的學術過程,這時我得不想引用羅貫中於《三國演義》的開場白,「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學術的原始精神是崇尚多元化的思考、各種具邏輯化的可能與想像,但學術發展久了總想建立起某種統一的理論、統一的格式、統一的思考,但卻又在理論被挑戰成功後,解體成百家爭鳴的情況,特別是剛剛在看凱因斯理論挑戰古典經濟理論,而後石油危機,凱因斯理論又被挑戰成功。

  事實上,理論並不具有永久性,它也許只能解釋某特定時間裡的現象,至少看了那麼多的理論變遷後,我的感覺是如此。這麼比喻好了,我們都知道病菌用同一種藥久了之後會有抗藥性,就像使用抗生素一樣,用久了反而無法殺死病菌,而且反撲會更強,所以不可能只用一種解藥就想根治所有的病,用一種理論就想打遍天下無敵手。

  就像大家所知道的常識跟親身的經歷,病菌會有抗藥性,這些社會現象,這些社會問題,也同樣也會有抗藥性的存在,不可能一套理論或者一項解藥就想根除所有的發病來源。我們能做的就是讓體質產生抗體,而這抗體就是我們應該經常思考、反省,在面對類似且變種的新問題時,根據過去前人的思路模式與經驗,再提出新的解決之道,這樣的方式才能保持健康。

  我想上面的東西用達爾文的《進化論》來詮釋可能可以說明吧,社會問題會進化,當然解決問題的方式也需要進化,否則該社會只好被淘汰!

  我認為學術的精神應該在於,在學習理論的過程中,應側重當初提出理論的人他面對問題時的時代背景與所思考的過程,我們所該學習的應是這些東西,而不是將提出理論的人奉為神,所提出的理論奉為聖經,視教授理論的人為聖人,但現在的學術現象是以上三個都有,我不能否認我們應該尊師重道,但老師也是平常人,不需要以聖人看待之。

  上述的學術現象也是目前我對進入博士班就讀產生很大的疑慮原因,也難怪我準備的動力始終不足,但立志從事公共服務事業的我深知這是一條必經之路,就看我什麼時候就入這個無間道。

  我想未來還是會進入這個無間道,但我會力求保持清醒,就跟我當初選擇公共服務事業一樣。

註一:2009年02月12日是達爾文200週年誕辰。
註二:關於《進化論》,有人說進化論是達爾文抄襲華萊士的論文。
註三:本人保留某天《進化論》被推翻的可能。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已經2009了

  2008年就這樣過了
  2008年12月31日的夜晚,聽著大家去看煙火、跨年、歡樂的時刻,我卻在電腦前面趕著研究計畫的提案與結案。在那晚,收到許多的賀年簡訊,也接了幾通電話,但無暇顧及,都匆匆掛上,實在不好意思。你問我看大家在玩,我在工作,情緒有落差嗎?我的回答是:沒有!完全沒感覺也完全不會感到不平衡,早已過了那樣的年紀,而且不喜歡人擠人,何況當時的心思都在趕報告,沒心情顧及那些。
  過了23點後,手機漸漸不通了,電話也不通了,我大概知道是線路忙碌,因為過去也有一樣的經驗,當時等待著最後一個協同主持人的回覆信。23點50分時,我想我不能再等了,再下去會有變數,我先將協同主持人刪除後送出,待日後再補件。終於完成了兩個提案與一個結案。
  0點以降,手機與電話漸漸可以通了,我看到老師上了MSN,我們相約一起去吃宵夜,因為我們晚餐都還沒吃,一則慶祝他升等成功,另一則我們師生慶祝跨年,就在路口30公尺的店裡吃關東煮。
  那是2008年12月31日晚至2009年01月01日子夜時的事了。已經2009了,現在想想過的好快,猶記2004年總統大選完之後沒多久,各家媒體喊著2008大選,就這樣過了2005、2006、2007、2008了。
  這四年轉變的還真大,2005年時我還是學生,2006年已經出社會在立法院了,2007年去自行車環島、學術研究及與大陸交流,2008年總統大選又學術研究,我的身份一直在轉變著,接觸的人事物亦不盡相同,每一個歷程也都讓我成長。
  2009年,新年新希望,這一年就定位為突破年吧!我要衝破這無形的障礙,向另一個層級挺進!
  2009,一個異邦人的想像與成長,就在此時沉潛後於不久的將來浮出水面,然後凱旋!
  加油吧!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我的部落格

  雖然我現在接觸較多的是法政類的東西,我的生活圈又大部分都在這一塊,朋友大多的也是在這領域,但我仍想找回過去的我,那個在青春期時充滿文藝的少年,還有伴隨彼時的才情洋溢……

  除了較嚴肅的政治話語外,這部落格也將會有很多音樂、人文、藝術、哲學、運動的成分,但絕對不會添加防腐劑來保久,因為本部落格廠房所出產的文字或思想,一定是有機又自然的。

  我保證!㊣㊣㊣㊣㊣!

【心情】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